關於部落格
  • 668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讀書心得--資訊的批判

¢傳統批判理論VS資訊批判


  長期以來,傳統批判理論大多被理解為「意識型態批判」,因此,此類批判理論總是繞著阿多諾、哈伯瑪斯、馬克思主義者的思想打轉。本書作者拉許指出,批判理論有以下兩大傳統:(1)辯證的(dialectics)批判是一種普世性對特殊性的批判,就像哈伯瑪斯是以「溝通理性」來對「策略理性」進行批判;(2)質疑的(aporetics)批判則是對「普世性–特殊性」關係的批判,正如康德對理性本身的批判。
  然而,拉許表示上述兩種批判理論取徑皆認同了一種超驗(transcendental)的存在,這類批判一直都是有效的,卻較適合於國家產製型社會,而非今日資訊社會。作者主張:我們無須在全球傳播流動之外,去尋找一個批判的支點,對資訊的批判必須從資訊內部本身出發。

 

 

¢生活的科技形式


  本書作者認為隨著科技進步與資訊流通,生活形式不但變得平面化、非線性,甚至被架空了(lifted out)了。在科技時代中,意義的線性單位(例如:敘事與論述)被壓縮至縮短的、非延伸性的的意義形式中,這些形式包括了資訊、傳播單位。其次,隨著網路科技的連結,生活的科技形式也向外延展了,正如講電話、電子郵件的交流,促使網絡連結得以聯繫。
  值得一提的是,拉許主張生活的科技形式並不鑲嵌於特定地方:它們越來越不具任何地方的特色,也可以是任何地方或根本不是任何地方;這種無地方性(placelessness)空間,也是一種泛型(generic)空間。百貨公司可位於台北、北京、東京,也可以位於機場或是書店之內,恰為泛型空間的代表。

 

 

¢活絡區VS沈寂區


  在生活形式轉化的過程,國家產製型社會逐漸轉型成一種全球的、資訊的文化,拉許闡明此過程隱含了一種普遍趨勢:社會解體(social disintegration)。的確,後現代蘊含了社會結構掌握力的下降,並且被流動的結構所取代;後現代也意味社會結構被資訊與傳播結構取代。基此,拉許提出一種挑戰馬克思主義者的創見,他指出:如今,不是由人們對生產模式的近用權來決定其社會階級,而是由對資訊模式的近用權來決定階級。更確切地說,今日決定階級的關鍵是在其所處的區域(zones)。
  一些流動特別劇烈的地方,就是盧克(Luke)所指的「活絡區」(live zones);在流動較為緩慢的地方,即是「沈寂區」(dead zones);而一個具高度流動密度的地區,被稱之為「馴服區」(tame zones);在密度薄弱的地方,會發現「勇猛區」(wild zones)。透過上述區域,本書將全球資訊文化分為四種區域:(1)首先是所謂的「活絡」且「馴服」區域,這也是「新新中產階級」空間,其中是由布迪厄所謂「資訊的布爾喬亞階級」所構成;(2)「活絡」且「勇猛」區域是由布迪厄所謂「知識份子」所組成,常座落於大學、藝術學校、另類電影院與前衛流行音樂等區域附近;(3)「沈寂」且「勇猛」區域包含許多受流動驅使而移往市區的人們,像是在全球資訊文化中失去工作機會或無家可歸的人,他們充斥在即將變成「下層階級」的地方;(4)「沈寂」且「馴服」區域則是指未被資訊與傳播結構所忽略、排除,例如農夫、技術勞工居住的郊區、小城鎮與鄉村。
  拉許進一步說明,例如美國、日本是屬於「活絡區」,沙烏地阿拉伯這類國家則是「沈寂區」。再者,「活絡區」、「沈寂區」也會有所轉變,像台灣、南韓等新興工業化國家當其經濟起飛時期就是「沈寂區」轉趨活絡的例子。昔日蘇聯剛解體時及英國經濟發展欠佳時期,就是因經濟邊緣化而淪為「沈寂區」,當其經濟衰退和沈寂時,有時會進一步導致種族主義、社會解體以及光頭幫的排外主義之盛行。

 

¢媒介理論


  在資訊時代中、在社會與文化生活都被媒介滲透的時代中,拉許認為需要的是一種「媒介理論」來加以省思。在此,「媒介」並非僅是「傳播電子媒介」,而是一種較廣泛範疇的,亦即如果電腦、網路傳播等沒有形成優勢地位,那麼這種理論將不具有意義。
  媒介理論必須提問的是:何謂媒介?拉許指出,許多媒介的社會學與批判理論將媒介視為「手段」或「工具」;我們同樣可用「反省」態度來判斷媒介,亦即將媒介視為「目的」。然而,隨著媒介社會崛起,這種「工具VS目的」之二元結構崩解了,資訊與傳播既非工具性也非目的性:它們建立起網絡、產生連結,先於工具性與目的性而存在。

 

¢邁向全球資訊文化:科技文化VS再現文化


  在全球資訊社會中,資訊文化究竟有何轉變?拉許獨到地指出,此轉變是昔日的再現文化(representational culture)逐漸轉換成一種科技文化。
  在再現文化中,主體、文化客體、真實客體之間是處於一種二元對立關係,其一為主體(如:讀者)與文化客體(如:報章雜誌)的關係,另一則是文化客體與真實客體(如:社會現況)的關係。相對而言,在科技文化中,主體、客體之間的界線被打破了,正如麥克魯漢曾提出「媒介是人類的延伸」:這不僅意味媒介是人類權力和範疇的延伸,更意味媒介是人類感覺中樞的外在化;麥克魯漢還主張「媒介即是訊息」,也代表科技就是內容。另外,拉許認為再現文化中的人們是在「工作」,就像使用工具來尋求最大化的利益;科技文化中的人們則是在「遊戲」,例如足球迷並非單純的觀眾,而會透過支持行動與球隊「存在於這個世界裡」(in the world)。換言之,此刻主體與其他主體或客體之間並非分立的、疏遠的,而是對話性、互動性地相互聯繫。
  透過上述簡介,相信讀者應能迅速掌握全書的最重要論點:在一個全球資訊社會中,我們必須重視「資訊批判」的新面向,參照史考特(Alasdair Scott)的說法,此批判包含以下三個面向:內容、符碼與傳播。其中內容是餅的內餡,它們是聲音、影像、文本、敘事、動畫、甚至廣告;符碼是「可操作性」、「功能性」,「符碼讓你可以做事情」;傳播則指涉了內容的傳輸過程。拉許強調,在上述三者中,傳播是一個最重要元素,而在全球資訊秩序中,社會關係正轉型為傳播關係,例如家族成員可以透過MSN保持聯繫;家中有小朋友生日,也可能得到手機當禮物。然而,這種新的社會關係是非線性的、斷裂的,卻也是長久維繫的關係。


 

                 韋伯文化編輯  丘忠融 撰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